未分类

1/12… (日积硅步,以至千里)

引子

从2013年创立至今,环信已经走到第8个年头;其间经历的种种,可能只有当事人还能依稀记得:不论是得意时的慷慨激昂,“誓把山河换新颜”的豪情壮语,或是危难之时的破釜沉舟,”Go hard or go home”的自我鞭策,如果你有幸能和每一位经历过这些跌宕起伏的环信人简单的了解下他们在彼时彼刻经历的一切和一路坚持下来的心路历程,相信你也会情不自禁的说:”C’est la vie”!

对,这就是生活!这才是生活!

就在刚刚过去的21年第一个月份,我们和声网(NASDAQ: API)走到了一起:两家为开发者服务的行业领先者强强联合,共同开启了“Of the developers, by the developers, for the developers”的企业云服务新篇章。

重新开放这个环信技术的博客,是想通过这样一个相对正式的渠道,和我们的开发者社区分享环信技术团队未来发展路上的一些感触和心得,当然也包括一系列的技术硬核文章让大家可以站在和我们团队一样的视角,了解环信在技术架构和实现上面的一些思维逻辑以及实践中积累下的一点经验。

日积硅步,以至千里!我给自己定了个小目标,就是2021年每个月至少出一篇Blog,今天的这篇,是今年的1/12!

Commandos(盟军敢死队),20多年来唯一玩过的”正经“游戏

从Commandos说开去–为什么我们一直在呼唤”全能型”队员

说来惭愧,这么多年除了“俄罗斯方块”和”Commandos”这类在游戏玩家看起来很菜的游戏,别的游戏一概玩不起来(由于3D眩晕症,直接排除了所有3D游戏)。我自己总结,俄罗斯方块锻炼了手速,而”Commandos”则严重影响了我的价值偏好:相对于专注在一两项技能层面的选手/程序员,我更青睐那些在多个方面都能接受挑战的所谓”全能型选手“。这里并不是要挑起关于”更专“还是”更全“更好的讨论,只是简单梳理下我个人关于为什么当下的时代背景下,IT行业(尤其是互联网行业)更需要”更全“的视野以及”更广更深”的技能堆栈。

一、我们能从”Commandos”中学到什么?

简单来说,这是一款策略游戏,玩家是站在一个突击队的”军师”的视角来指挥几个各有专长的突击队员来完成20多个不同的任务(每个系列都是差不多20个missions)。正是由于这种视角,虽然每个队员都是各有专长,但是作为”军师”的你,却分分钟面对着一个需要快速回答的问题:”现在这个局面,该谁上了?” 我相信大部分玩家可能是在一次次的失败以后总结了经验,重新调整了策略以后才独辟蹊径,找到了通关的秘笈。游戏中也贴心的提供了随时存盘和reload机制,让你在不同的选择中(checkpoint)来回切换,不断尝试,直至成功。

好吧,从游戏中抽离出来:生活中谁会给你这么多重试的机会,谁又能未卜先知的知道哪一条路走下去就能看到满天的繁星,而哪一条路最终会把你带到无底深渊。对于未来,我们没有任何100%保证成功的先验知识可以仰仗,唯一能够依赖的是靠”相对靠谱”的分析和策略设定来博一个“更有可能胜出”的概率。

二、为什么我们呼唤”全能型”选手

我要说的是:这样的分析和策略设定需要你有全面的知识和技能储备。我不会在这里做长篇大论的论述来说服你,只需要你花两分钟看下这两段话即可:

你必须知道重要学科的重要理论,并经常使用它们—-要全部都用上,而不是只用几种。大多数人都只使用学过的一个学科的思维模型,比如说经济学,试图用一种方法来解决所有问题。你知道谚语是怎么说的:‘在手里拿着铁锤的人看来,世界就像一颗钉子。’这是处理问题的一种笨办法。”

查理·芒格

长久以来,我坚信存在某个系统—-几乎所有聪明人都能掌握的系统,它比绝大多数人用的系统管用。你需要的是在你的头脑里形成一种思维模式的复式框架。有了那个系统之后,你就能逐渐提高对事物的认识。

然而,我这种特殊的方法似乎很少得到认可,甚至对那些非常有才能的人来说也是如此。人们要是觉得一件事情“太难”,往往就会放弃去做它。

查理·芒格

三、IT行业也适用吗?不是说“某个经济体越发达,分工越细”吗?

是的,我笃定地相信IT行业同样适用上面的准则,尤其是变化剧烈的IT前沿—-互联网行业:不止是我们的架构师,我们的研发,运维,测试工程师,我都希望他们成为自己业务领域甚至是跨领域的“全能型队员”。

作为架构师,经历了多年的技术磨练,积累了从系统底层到业务层面的相关理论知识和实践经验;作为团队的“军师”和“领路人”,要有架构层面的全局视角,又要有细致入微的实践检验来支撑宏大的上层设计。我至今仍然记得自己第一份工作时遇到的自己所在产品研发部门的首席架构师: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Senior/Veteran Employee”,而是一个非常有朝气的大概35岁左右的”大男孩”(要知道团队的其他lead甚至高级工程师可都是40甚至50岁以上的老人)。可就是这样一个人,身上展现出来的”全能” 却让所有的人敬佩不已: 不论你何时去找他讨论,哪怕任何一个细枝末节的架构设计上的问题,他都可以立刻反应过来,然后就是滔滔不绝的鞭辟入里的一通解释;而当你反问他”Didn’t you see there’s another better solution against this problem?”的时候,他总是狡黠的眨下眼睛,”Hey pal, you think so? Indeed I’ve thought of this at the very beginning but then I found it is not the appropriate one because …”,然后又是一通blabla,最后你才不得不叹服:这个家伙可真是什么都懂啊。

应该说架构师的“全能型”特质不是我们的“期望”而已,而是水到渠成的“结果”:业务的压力和技术的不断演进,使得架构师每天都面对新的挑战;这就需要不断吸收新的知识,深入甚至要重新思考架构上的应对之策。而在这个思考过程中,对内要对既有系统的方方面面不断的抽丝剥茧进行研究,对外要不断拓展视野,考虑未来技术层面的挑战以及为之提前准备好的策略。

同理,对于产品经理,研发,运维,测试工程师等等不同的角色,虽然他们每天面对的问题并不像架构师那样宽泛和深刻,但是相信我,在每个不同角色的自治领域,要达到”全能”仍然有着重大的意义:每个人负责的工作领域虽然细分,任务相对明确,但是团队对于每个人的工作效率,交付质量都是有不断提升的要求;而要满足这样的需求,每个人唯一能做的仍然是不断拓展自己的能力边界,在这个拓展的过程中,你就会逐渐发现,”No pain, no gain”, 那些带给你最大绩效提升的方法很大可能是要超过你自己既有的能力范畴和认知领域的。这也恰恰印证了上述查理·芒格先生提到的”思维模式的复式框架”!

其实写到这里,我意识到比”全能拓展”更本质的能力,其实是一个人的”学习进化能力”和”思维建构能力”,而前者这是一个自然而然的结果。我们和查理·芒格的核心差距恰恰是这种学习和总结能力,再加上”人生复利”的魔法,在我们和他老人家之间就拉开了几亿个人的差距。

1/12. (完结)

与君共勉,不断学习和校正自己的思维架构,创造复利人生!